主題意象圖

精選主題

東方鵟在金門

金門是一個面積只有153平方公里的小島,但因緊鄰中國大陸,屬候鳥的遷移路線上,因此島上的候鳥不管是種類或是數量,都非常豐富。而在這些候鳥中,歷年來猛禽的紀錄就有5科36種,在這個面積不大的小島上,能有如此多的猛禽紀錄,實屬難得。而在這36種猛禽之中,僅松雀鷹與黑翅鳶有在金門繁殖的紀錄,其他的猛禽則屬冬候鳥、稀有的過境鳥、以及迷鳥。其中在金門、小金門各處都可發現,最普遍的猛禽冬候鳥就是東方鵟(Eastern Buzzard, Buteo japonicus)。

東方鵟的體長50至60公分,雌鳥比雄鳥略大一些,屬中型的猛禽。從前的別名是普通鵟(Common Buzzard)或鵟,廣泛分布在整個歐亞大陸北方及日本。近年來鳥類學家利用分子生物技術作分析,將普通鵟拆分成3個獨立種,因此在東亞地區的族群現稱東方鵟。東方鵟的繁殖地主要是在西伯利亞與蒙古北方的地區。每年10月下旬,牠們會來到金門度冬,然後待到隔年的4月初才開始北返。為了解這些來度冬的東方鵟的冬季活動範圍,以及其北返路線,金門國家公園曾經進行了2年的研究計畫,希望能更加瞭解東方鵟的生態習性。

怎樣研究東方鵟?

這研究的進行,於2014年調查全島東方鵟月最大數量為30隻,2015年月最大數量為32隻。而最重要的研究部分是要在東方鵟的身上裝衛星發訊器,才能知道牠們的活動位置與移動路線。然而,想要抓到東方鵟並在其身上裝發訊器並不太容易。研究人員花很多時間查詢文獻、參考影片、詢問其他研究者,好不容易找到捕捉東方鵟的方法。但是參考日本研究人員提供的資訊所自製的陷阱籠比較大,要搭機帶去金門頗有難度,因此上機前要拆解成小片,等帶到金門再組合。然而,該陷阱籠最後卻沒發揮其作用,反而是另一種小的陷阱發揮不錯的成效,2014-2015年的研究期間共捕捉到6隻東方鵟,其中5隻有裝發訊器。

東方鵟在金門的活動範圍多大?

由發訊器所回傳的資料,可以得知東方鵟在度冬地時,活動面積都沒有很廣,大多在5平方公里以下。可能是金門環境中的食物充足,因此東方鵟度冬時不需大範圍的搜尋,就能找到足夠的食物。而且被上標的東方鵟,其活動範圍甚至都沒有遠離被捕捉地。對於其遷徙資料,北返時間是4月初,每日移動距離最高可達519公里,主要路線大致是從金門出發後,經福建、江西、安徽、山東,再到遼寧。從地圖上可知,東方鵟在長江以南主要是沿著山區向北飛行,而到華中地區之後,會轉向東北方往遼寧而去。當東方鵟遷徙到華中時,該區可能因為開發或是環境關係,綠地較不連貫,因此殘留的綠地在華中區域便成為東方鵟重要的夜棲地。

東方鵟遷徙多遠?到哪裡去繁殖?

在這個研究中,比較特別的資料是被繫放上標的第一隻東方鵟。這隻東方鵟是在2014年10月30日被捕捉到,並被配上發訊器。而在11月2日,這隻個體就飛到廈門,而後逐漸移往福建晉江市,一直待到12月12日後訊號消失。通常用發訊器做鳥類移動的研究,若是訊號消失一段時間,就會被認為那隻上標個體可能死亡、發訊器落在無法被接收訊號的位置,或是發訊器失去功能。不過,這顆失去訊號的發訊器,經過半年多的沉寂,忽然於2015年7月9日回報了新的位置點。更令人驚喜的是,這位置是在俄羅斯的西伯利亞地區,距離金門4500公里。該位置是處於俄羅斯薩哈共和國首府雅庫茨克的東北方約300公里的山區。訊號一直回傳至7月27日才又再度消失。這個資料直接證明來到金門的東方鵟,是從西伯利亞來的。

然而,發訊器傳回的遷徙資料雖然很明確,但只有1隻個體的資料在研究上來說,證據力顯然是薄弱的。所以在2015年11月,在金門又捕捉了3隻東方鵟,並上發訊器,以增加遷徙相關資料。新一批的訊號呈現比前次更好,3隻東方鵟的繁殖地都被定位在俄羅斯。其遷徙時間由4月從金門北返,5月至6月中抵達繁殖地;9月初開始南遷,10月抵達金門度冬,其遷徙距離各移動4100-5800公里。這些東方鵟春季北返時休息點較少,每天都在趕路;而南下途中的休息點較多,每次會停留數天;且南遷北返的路線是相近的。而從GPS定位資料可知,東方鵟對其繁殖及度冬棲地,有很高的忠誠度,有二隻隔年冬天順利回到金門同一地點度冬。另在遷徙過程中,東方鵟會避免飛過大的水體或渤海,或許可以降低因體力不支落入水中所可能造成的傷亡。

對於東方鵟,雖然有這5隻個體的資料,我們對牠的了解仍是有限。到金門度冬的東方鵟,是否都是在西伯利亞繁殖? 牠們是否會飛一樣的遷徙路線? 遷徙過程的死亡率是否很高? 遷徙成功率與繁殖成功率是否有相關? 對於種種的疑惑,我們唯有繼續進行相關研究,才能對東方鵟有更清楚的了解,也才能對未來的保育需求,提供更多的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