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
::: 首頁 > 臺灣百年登山史 > 展望的山(2002~2012年) > 山野教育與山林守護憲章
書本圖示
展望的山 (2002~2012年)
字體大小

山野教育與山林守護憲章

山是一所學校!讓人打開經驗世界、發展抽象能力,來與大自然山林世界連結。
並朝向「山的守護者」前行!

圖片

▲ 山野教育是迎向未來的希望工程。(陳永龍提供)

 

山是一所學校!教育是寧靜的革命。邁入21世紀,在Rio+30在一個十年裡,對於山野教育、山林守護和山區永續開發,能有前瞻性的思維,應是藉著登山史「以古窺今、朝向未來」不可或缺的面向度。

若說海洋是生命的起源,那麼,山野就是孕育生命多樣性的原鄉。山最初是地球生成的地質地形現象,而後涉入天候、水文等環境因子,產生山的生態面,或冰雪岩、或苔原、或草原、或森林等等,構成陸域生態系的生物多樣性與繽紛生命。因此,山不只是物理世界,也是生物與環境交織的世界,更是孕育生命演化與文化的載體。

圖片

▲ 山是一所學校,應是山野教育最佳意象。(陳永龍提供)

 

山是一所學校的啟發

教育,是改變未來希望的工程。面對山林環境變遷、山區生態經濟和山區永續發展課題,顯然「山野教育」是一條不得不走的崎嶇道路,如同攀登一座高聳險峻的大山一般。而當整個登山界企盼能有「登山學校」的呼籲時,另一股回歸大地、想自然學習的「山是一所學校!」主張,卻有更深遠的積極意涵。

山是一所學校!提供了各級學校及成人社區教育一個契機,讓人得以「打開經驗世界(感性)、發展抽象能力(理性),來與大自然山林世界(我們共同的地球)相連結。並且在這樣的互動中,登山讓人更看清世界、更認識自我,而朝向作為山的守護者前行!」山,也提供了陶冶品格的孕育場;愛山的孩子不會變壞,愛山的孩子長大後往往能作為山的守護者。

山是一扇窗子;登山有如推開窗戶,讓人看清楚窗外的風景和真實的世界。山是一面鏡子;登山讓人擦亮明鏡,映照自我生命的侷限與可能。或者,我們可以說山是一扇門!而進入山的這扇門,登山卻是唯一的鑰匙。

因此,政府行政體系在「展望的山/教育守護」(2002~2012)的年代裡,面對多元登山與休閒取向日增的山岳活動,山區管制解禁後個人、網路揪團與商業登山日增,山難頻傳,都意味著山野教育和山林守護更加重要!

圖片

▲ 回歸大山媽媽的懷抱,才能成為山林的守護者!(陳永龍提供)

 

山是一所學校的啟發

迎向「國際山岳年(2002)+20」的世代,山是隱隱的思念;在耙梳登山史從史料到書寫,除了看見諸多登山先輩篳路藍縷的身影事蹟外,更映照把歷史視為迎向未來的鏡子,看見「用山野教育守護台灣森林」的重要!

當1999年總論撰稿者與楊南郡先生、台大登山社OB等探查關門古道,發現「木造華表」柱孔,下山後何英傑寫下「重返關門古道」一文,提及:「…過往的歷史都已隨人而去了,在這永不止歇的流逝中,究竟有什麼事不隨而去、可大可久的呢?…究竟是什麼東西會與這些綿延百里的高山並立,長存在這片土地和這群人民的心中呢?」

回顧台灣百年登山史,最後僅以2010年台灣山岳聯盟推動簽署的《山林守護憲章》作結。因為,唯有藉山野教育展望未來、守護群山,才是在永不止歇的流逝中,不隨之而去、可大可久的歷史存照。因為有山,因為熱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