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
::: 首頁 > 臺灣百年登山史 > 生活的山(史前~1926年) > 原初豐裕社會的生活場域
書本圖示
生活的山(史前~1926年)
字體大小

原初豐裕社會的生活場域

採獵民族游動的需要,跟自然的關係相當緊密,他們多半依山傍海而居,
敬畏天地、順應自然,因而生活簡樸、悠閒而富足,可說是「原初豐裕社會」的寫照。

台灣是生物多樣性與文化多樣性的重要地區,不僅有類似喜馬拉雅山區苔原環境,也有熱帶雨林生態;同時,更可能是「南島文化」的原鄉。但目前許多山區生態已遭破壞,至少消失了十個左右的原著群族語言文化:百年來的移民社會,讓一息尚存的部落面臨文化滅絕的危機,也難怪台灣史學者陳秋坤曾感嘆:

「從土著民族立場,一部台灣開發史可以說土著地權喪失到漢人手裡的屈辱歷史。」

圖片

▲ 不同時期的外來政權,讓原住民與土地連結漸行漸遠,
圖為日治時期被遷移後的布農族舊社遺址。
(圖/ 鄭安晞 提供)

本文藉人類學家Marshall Sahlins(1968)「原初豐裕社會」的觀點,重讀原始民族在台灣山區活動的生活意涵。自「史前時代」到漢人移民社會的政治、經濟,文化力量進入山區前,原始部落秉持土地倫理與生態智慧,讓山作為生態、生計與信仰的文化活場。登山者更應看到原初生活的簡單富足,省思登山與山野生活,成為山的守護者!

圖片

▲ 熟稔植物特性的原住民,會利用適合的植物製作背負工具,
圖為原住民以自製背簍背負重物情景。
(出自《台灣山岳大觀》,鄭安睎收藏與提供)

山海文化的原鄉

臺灣生態環境的多樣性,孕育了山海文化的豐富內涵。海洋臺灣,讓臺灣位居環太平洋島弧系列的顯要位置;山岳臺灣,讓臺灣山高古深產生地理與文化隔絕作用,造就臺灣的生物多樣性與文化多樣性。「生活的山」就這樣由石器時代持續到近300~400年前的近現代。當17世紀葡萄牙船旅航經台灣東部的太平洋岸,發出「Ilha Formosa(美麗島)」的驚嘆時,也意味「生活的山」領域開始退縮。

文化就是生活,是人與大自然之間,以及人與人之間相互交往的互動過程與產物;山海環境提供孕育山海文化的基地山海文化則包含了山海子民的自然知識、技術創發與經驗智慧。臺灣的原住民族,在近代國家尚未形成、統治勢力尚未進入以前,大抵是部落社會,每個部落就像是一個小小的國家一樣;若用語言文化群來區分族群關係,至少有20幾個語言文化群,而呈現文化多樣性的狀態。

不論其語言文化的差異如何,傳統原住民族的部落社會,跟自然的關係相當緊密,因此不論食、衣、住、行、育樂,都跟自然有關。他們多半依山傍海而居,在生計上屬於自然經濟,行採獵與山田燒墾,日出而做,日落而息;在信仰上傾向泛靈信仰,敬畏天地、順應自然,樂天知命、知足常樂,因而生活簡樸、悠閒而富足,可說是「原初豐裕社會」。